| 首页 | 繁体中文 | 会员注册 | 会员登录 | 建议留言 |
北京导航上海导航天津导航重庆导航江西导航山东导航浙江导航江西导航广东导航四川校园
海南导航吉林导航辽宁导航内蒙古网河北导航山西导航江苏导航湖北导航此位招租此位招租

广告联系QQ:5601278  网址导航文章频道两性生活小姨与我爸和我的欢愉往事

小姨与我爸和我的欢愉往事

文章分类:两性生活   作者:www.4830.com   来源:中国网址大全   时间:2012-12-31 12:15:36   人气:1110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到QQ书签   推荐给朋友

妈妈去世了,小姨住在我家,我很烦.


早晨,小姨慌慌张张地从父亲的卧室里出来,边向厨房边对站在门口的我说:“宇飞,去洗脸,我给你煎蛋”,她的口吻依然一副女主人的样子,真令我做火。


看着她笨拙的打开蛋搅拌的样子,我在心中冷冷一笑,回身去了洗刷间。一会儿厨房飘来焦糊的味道。这时父亲也起床了:“宇飞,小姨给你做好早餐了,快去吃了,上学去”。


坐在餐桌前,我咬了一口煎糊了的蛋,又吐出来,除了焦糊什么味道也没有。我一直爱吃甜味的蛋。我放下叉子离开餐桌,父亲并没有叫住我,而是用一种温顺的声音在劝慰她,我心中一阵难过。


到学校的时候,迟到了,我没有心思听课,一直想着我要做一件什么样的事情,来捉弄她。


我不外只有15岁,生成瘦小,象个13岁的孩子,她23岁,却装做象一个长者,时时抚摸我的头,拍拍我的肩,命令我:“宇飞去洗脸……宇飞去造功课……宇飞换掉脏衣服……宇飞………”


“我不是你儿子!”


我讨厌她说话的语气,甚至讨厌她穿戴睡衣,晃来晃去,象在极力模仿我的母亲。


我时常装着无心的样子碰翻碗,撞掉杯子,让她捡,让她打扫,我才开心。但她却没有怀疑。我让奶奶给我们做一些乡下饭菜,象烙小油饼之类的,我特别爱吃,看的出她也爱吃,不断地讨好奶奶:“妈,你做的真好吃,我小时候,我奶奶也常做这样的饼子”。她无论我们喜不喜欢听,就讲述她小时候的事情,父亲老是听的津津有味,有一点点让我幸灾乐祸的是,她说她7岁就没有了父亲。


一天晚上,父亲在工厂没有归来,半夜,奶奶捂着胸口呻吟,大概心脏病犯了,小姨慌忙找药,喂水,打急救电话。奶奶固然没有泛起什么危险,但在病院住了半个多月,小姨跑前跑后伺候的紧,那段日子,她显著消瘦了,我也不好意思再无理取闹了。


半年过去了,姐姐一直没有回家,有时会偷偷打来电话询问小姨的情况,问对我好不好,我说还不错。


秋收的时候,奶奶回乡下了,少了一个人,家里显得清冷了很多,一次晚饭的时候,小姨对父亲说:“东方,劝小婷回家住吧,学校前提不好……”


我暗笑她叫父亲的名字象我母亲那样,父亲竟然服从了她的话。终于把姐姐接回了家。无论怎样,姐姐归来老是一件好事情。小姨对姐姐也格外照顾。但仍有我不忍睹的事情,小姨穿戴宽大的衣服,在无人的时候,爱在父亲眼前撒娇,有一次我撞见她坐在父亲的怀里,我把门弄出很大的消息,他们才分开。我不知道我当时是什么样的心态。


新学期的生理卫生课,让我溘然之间长大了很多,小姨说志开始长个子了,要加营养,她把早餐的奶量和蛋量增加了一倍,她做起这些活来已经得心应手,偶然,我和姐姐也帮她做一些,我曾讨厌她穿肥大的衣服,现在却暗暗但愿她穿,她哈腰的时候,通过宽大的领空,我可以看到的花边亵服,这个秘密固然使我经常酡颜,但让我又更加渴慕,有一天夜里,我做了一个梦,醒来,大汉淋漓,我看看内裤的污渍,心砰砰直跳,第二天,我坚持不让小姨洗我内裤。


小姨看起来是个很循分的女人,她平时除了在家做家务,很少外出的,有一次例外,父亲要带她参加有一个什么聚会之类的,她把长发盘起,一袭玄色长裙,显的修长而高贵,我第一次见她原来也这么漂亮。晚上归来,看的出她和父亲都很有兴致,他们关上门在卧室里嬉笑,然后又听到小姨时大时小好像快乐的呻吟,我一方面感到好奇,另一方面又感到心烦意乱。
我16岁了,小姨来我家也整整一年了,我和姐姐也徐徐从母亲的暗影里走了出来,姐姐也常和小姨有说有笑,象一对好朋友,但有一天,父亲铁青着脸,朝小姨大发雷霆,他把一封信摔在小姨眼前,任小姨百般申辩,也无济于事。事后,我在姐姐的房间里发现一封写给小姨的匿名草稿,也就明白了事情的根源。


从此,小姨沉默沉静了良多,有时她会整整一个晚上在房间弹琴,她弹琴的样子,很静,很美,很孤傲。让我经常想起一副油画。父亲工厂的规模扩大了,应酬也多了,他经常喝的烂醉归来,喷着酒气大喊小姨的名字,小姨会急急忙忙离开琴房,给他去倒水,打扫他的呕吐物,我无法容忍的是那次他们敞着门,父亲象一个野兽,把小姨按在沙发上,撕去她的衣服,啃她的胸,撞击她的身体,他起伏的臀部制造的只是他个人的欢悦,小姨流着泪,穿上睡衣,那一刻,我的血液直冲脑门。


从此,我抹不去每个晚上的幻觉,第一次见到裸体的女人,竟然是我的小姨。我开始嫉妒我的父亲,暗冷笑他的秃发,微驮的背,他凭什么要拥有这些?


小姨仍旧习惯在晚上弹琴,她说宇飞你也可以练练,练练手指,休息休息大脑。


“我尝尝”。


我坐在她身边看她灵活的指尖,她把我的手按在键盘上指导我,我的心直跳,不知所措。她说慢慢练练就好了,她起身去拿果汁,衣裙带过一阵馨香,我傻傻地停留在刚才暖和柔软的手掌里。


一些动机与日俱增,放学我就迫不及待地回家,看她重复繁忙的家务,听她弹琴,偶然哼曲,我甚至但愿父亲天天喝醉不回家,我一个人呼吸她留在房间里的味道,令我懊恼的是每次在她眼前,她都把我看成一个孩子。


同学翼飞过生日时,我们在酒吧喝了一点酒,回家时已经11点多了,小姨正在焦虑地等着,她垂肩的长发在灯下闪着柔光,她责怪我不应这么晚归来还喝那么多酒,我一头倒在沙发上,我不知道那晚为什么父亲和姐姐都不在家,小姨给我倒了一杯果汁,她宽大的衣服是金色的,也许我真的喝多的缘故,我从没有见过她这件衣服,她娇小的轮廓在刺眼的金色里凹凸可见,我溘然想起那个晚上她呈现的每个部位以及父亲投入的样子。


我面前仿佛一堆火焰,我想扑灭它,我跳过去……


她恐惊地被我压在身下……


“小姨,让我死去……”


她是静的,无望的,象黑夜里一朵带露的玫瑰,在风中散落着……


醒来,我才知道我犯了一个不可饶恕的错误。


小姨第二天就离开了我们家,她没说有一个字。


我在琴前流着泪,跪了两天两夜,父亲喊我。


我说,宇飞死了。

文章小姨与我爸和我的欢愉往事由本站会员【admin】发表 
您的邻居正在看:口述:和女网友的激情后进式性爱  附近的人正在看:俊俏的快递员给我充实的性激情 

更多 【相关文章浏览】

【每日阅读排行】

【每日热门站点】